忘忧草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次数:     发布时间:2013/11/20 10:51:31

 

 

夕阳已渐渐退下山头,仅有的余辉依然照耀着,却感觉不到一丝暖意。我慢悠悠地骑着自行车,面无表情的望着四周,很明显我的情绪很低落,微风吹拂着我的脸,树上的枝叶在摇着,地上的青草也在晃来晃去,空气中似乎弥漫着湿湿的味道,我又见到那个男人了———一个疯者。

 

他依旧是满身污垢,脏乱的头发,面部安详,穿着一件黑色的破旧的外套,手上依旧拿着一根细长翠绿的野草,沾有泥土的裤子自膝盖以下都破烂不堪,此时节已入秋,看着他,我又感觉到了一丝凉意。突然,我的脚歘的向前滑了一下,车的链条断了,我跳下车,见不远处有个修车铺,赶紧把车推了过去。修车的是一位年过六旬的老爷爷,看起来很和蔼,见我来了,笑着说:“姑娘,车坏了啊?”“嗯,链条突然断了,麻烦您帮忙修一下。”我放下车说。老人指着旁边的小凳子让我坐下,便开始修车了,此时我见那个男人从铺子前悠悠地走过去了,手中的草还在晃动,我好奇地问道:“大爷,您知道这个人吗?”老人抬眼一看说:“你说‘忘忧草’啊,他是个疯子,每天都要在这条路上来回好几遍。”“他叫‘忘忧草’?”我问。老人头也不抬地说:“你看他手里的草,他总跟别人痴痴地说这是属于他的忘忧草,是一根仙草,是救命草,疯疯傻傻的,所以这一带的人叫他‘忘忧草’”,“那您知道他是怎么疯掉的吗”?老人停下手里的活儿说:“说起来也可怜,早年他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家里穷,成绩特别好,高考失利后,受不了打击,一下子就疯了,他的家人几次三番把他找回去,他又跑出来,他就是不愿回家,后来他家人也就放弃了,任他在外漂流,这么些年,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过来的……”我没做声了,望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心颤了一下,夕阳的光辉更弱了。车修好了,我告别老人,骑上车走了,忘忧草此时已经返回走,他渐渐走过来,盯着我,傻傻的望着我说:“忘忧草,救命草,给你”,抬起了他脏兮兮的黑手,我接过草,他又悠悠地走了,头也没回,我拿着草,呆呆的凝望了好久好久......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忘忧草”的故事一直在我脑海挥之不去,让我想起了帕斯卡尔的一句话:人只不过是一根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是的,我真正体会到了这句话,但是,接着后面还有一句话:但他是一根有思想的芦苇,人类是弱小的,脆弱的,同时也是强大的,坚强的。于是我再次骑车来到了这条小路上,奇怪的是我一路都没有见到“忘忧草”,我加快速度来到了修车铺的大爷那儿,“好久不见啊姑娘,车又坏啦?”老人笑着说。“没有,好着呢,今天怎么没有见到‘忘忧草’啊?”我焦急地问。“死啦,已经一个星期了吧”老人讪讪的说。“啊,怎么死的?”我顿时惊呆了。老人说:“前一个星期有人突然在河边发现的,在水里泡了两天了,不知道怎么会掉到河里的,这种人活着也是受罪。”说完就又埋头修车了。一片寂静,我抬头凝望这条“忘忧草”每天走来走去的路,仿佛又看到了他拿着细长翠绿的野草边晃边走的样子,“忘忧草”,此时真的是什么东西都忘了吧。

 

又是夕阳西下,余晖依旧辉煌,我骑上车,却渐渐感觉到了一丝丝暖意,是夕阳的热量吗?高耸的枝丫上绿黄相间的叶子点缀着,泛着微黄的光,如同清晨初升的光亮,温软细腻,细长的野草互相摇曳,悠悠的摇摆着,似乎还有几只叫不出名的小虫在周围飞来飞去,好不快活,三两个红领巾背着书包走过,活泼爽朗的笑声在天际回荡着……也许这并不是我的所见,但我真的见到了,我停下车,翻出了夹在书里的“忘忧草”,它早已枯黄,它只不过是一根杂草,忘忧,忘与不忘,只在一念之间,何来忧伤?我松开手,它飘了,随风飘了,然后缓缓落在了泥路上,没声没响,是这么的微小,却又与大地神奇地化成了同一种颜色……

 

(文/追天文学社练丽)

 

文章录入:曾刚    责任编辑:曾刚 
点击进入【百草园论坛】        点击进入【新闻网图吧】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媒体:车城热线广电宽带秦楚网十堰新闻网新华网中新社中国广播网央视国际凤凰网东方风南方网搜狐新浪TOM
    网易中青网光明网人民网中国网湖北教育报刊社湖北教育时政新闻
    教育:教育部湖北教育信息网中国高职高专教育网湖北省高职高专教育网北京大学新闻网清华大学新闻网人民大学新闻网
    复旦大学新闻网上海交大新闻网武汉大学新闻网华中科大新闻网郧阳师专新闻网中国大学生在线